返回首页

 
Get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轻工企管网 > 企业家天地 » 企业家之窗> 正文

“制造文明”的极致追求者

——访江中集团董事长钟虹光

来源:经济参考网      发布: 2017-07-17 16:20:36      字号:【

 “最大”、“最美”、“最生态”是他对企业制造基地的描述;从最初的江西中医药大学校办工厂到现在的江中集团,31年他始终坚守中医药这一传统积淀深厚的阵地;他将智能制造的前沿科技运用于中医药品、食品的研发制造,他所追求的不仅是制造利润更是“制造文明”。他就是江中集团董事长钟虹光。

“中医讲天人合一,莫过于此”
记者与钟虹光的采访约在了一家咖啡厅内。伴随着咖啡的香气,钟虹光向记者描述了一番他眼中、心中的“江中”。
“我先说一下江中集团在江西的制造基地——江中药谷。”钟虹光说,“我会用几个‘最’来描述,这些‘最’没有‘之一’,这些‘最’都是江中药谷被赋予的国家级荣誉,不是我自己对它的评价。”
江中药谷位于南昌市近郊的湾里,占地3000亩。“为什么一个中医药制造基地搞这么大呢?有制造车间、工厂不就行了吗?不行!我希望药谷里有山、有水、有森林。所以它必须大,不大装不进湖光山色。现在的江中药谷内山青水静、郁郁葱葱。” 钟虹光告诉记者。
记者今年9月曾前往江中药谷,进入药谷前就被告知药谷如何环保、如何绿色。绿色工业、文明厂区对于记者并不陌生,原以为这里不过是花花草草。然而,当站在江中药谷100多米宽、十几米高、以68位医圣药王人物雕塑所铸的大门前时,记者仍颇感震撼。再往里走,穿梭在绿荫盘绕、湖光山色的美景中,恍惚间竟不知身处何处。
“药谷的大,也成就了它的美和生态。正因为药谷四周森林覆盖,内有湖泊环绕,其自然空气洁净度达到30万级。2014年5月在第十届中国工业论坛上,江中药谷被评选为‘中国最美工厂’。”钟虹光介绍说,“生态不仅是因为空气、水等指标,美也不仅是因为有荣誉称号。每当我看到药谷湖中戏水的野鸭水鸟,游走在药谷山间小径的小蛇野鼠,就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感动。中医讲天人合一,莫过于此。”
“有的人把企业当生意做,我把企业当科研做”
一个企业,尤其是医药制造企业,大、美、生态显然无法诠释它的全部内涵。
“当我们有了绝佳的工作生产环境,我们在里面做什么呢?重复的量产、低成本的复制、迅速追求利润吗?不是!我们花了很大心血、人力、财力和物力搞科研。” 钟虹光说。
目前江中拥有两大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即位于南昌的“中药固体制剂制造技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和位于北京中关村的“蛋白质药物制造技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另外还有“创新药物与高效节能降耗制药设备国家重点实验室”。
“1993年江中集团斥资3000万元在北京建立了江中药物研究所。从2001年起,江中制药每年科研投入都超亿元,持续多年研发投入超销售收入的4%。”钟虹光介绍说。
“这种投入大到几乎与江中的收益量级不匹配。有的人把企业当生意做,而我把企业当科研做。如果还有什么‘最’可言,也许最庆幸的是,江中没有因为常年大量的科研投入而垮掉。”钟虹光打趣地说,“但江中这种科研投入绝不是花架子,江中2012年上线的中药液体制剂车间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这也是江中几十年研发成果的充分体现。”
钟虹光提及的中药液体制剂车间,记者曾前往参观。进入中药液体生产车间时,没有闻到预想中浓郁的中草药熬制的味道,也没有见到制剂匠人忙碌的身影。高大、明亮的落地玻璃窗,将参观长廊与全封闭、全监控、全自动无人车间静静的隔离开来。车间内错落有致的大型金属生产机组有序的运转着,穿梭其中的只有107个机械手臂,配合完成提取、分离、纯化、配料、洗瓶、灌装、密封、检测、装盒、码垛等一系列生产线流程。
“不要忘记,这些先进的智能制造不是在汽车企业、能源企业,而是在传统的中医药制造企业实现的。而且这种智能集成都是江中的科研成果。如果说我对药谷生态的要求是执着,对企业科研建设的追求就近乎严苛了。”钟虹光强调说。
江中集团在科研方面的投入,在市场竞争中体现出了优势。比如,江中健胃消食片是全国第一个单品销量过15亿元的非处方药品,连续7年荣获“中国消化类非处方药单品销售冠军”。
“提到江中制药,人们很自然会想到旗下的草珊瑚含片、健胃消食片等产品。如今,我们新开发的江中猴姑饼干、江中猴姑早餐米稀等产品,也创造了很好的销售业绩。” 钟虹光说,“这些都是被大家熟知的产品,我们还有不少好产品大家并不熟悉,比如说‘参灵草’。”
据介绍,参灵草原料为西洋参、灵芝、冬虫夏草、玫瑰花等,它由国医大师路志正、朱良春,中医院士王永炎等指导配方,是将几千年的传统中医药理论和江中集团先进的生产技术工艺相结合制造的高级滋补保健品。
“早在‘神十’的时候,参灵草牌原草液就通过江中的技术制成冻干粉,被宇航员带上太空。在‘神十一’上,参灵草还是一样继续它的太空使命。只是我们没有借此炒作,所以这并不为人所熟知。”钟虹光说。
“我需要利润,更追求制造文明”
记者在与钟虹光的对话间,很好奇这样一位对什么都要求近乎苛刻的企业家,却又似乎不以利润为终极目标,那么他的极致追求到底是什么呢?
“我也需要利润,没有利润就无所谓企业,没有利润也无法验证我选择的正确性。但我内心是有追求的。我追求一种文明,即制造文明。我以为不讲生态,不讲环保,就没有制造文明;不讲创新,不讲科研,不讲专业,就没有制造文明;不讲品牌质量,不讲诚信,就没有制造文明;不讲设计、不讲美学,就没有制造文明。这种对于制造文明的追求,让我很清晰地进行企业布局。”
“我坚持生态、环保,坚持工业设计美学。野鸭、水鸟、狍子、麂子在药谷安家,线条明快的现代化厂房隐秘于山水峰林间,这种制造文明、工业文明与生态文明的协调,会令人动容、让人敬畏。”
“我坚持品牌质量,即便是食品我也坚持药品制作的生产标准。江中猴姑饼干和猴姑米稀上市以来,一直在医院消化内科做临床观察,就是为了改进食品成分,补益百姓健康,这种坚持让我做企业心安理得。”

“我坚持科研、创新,集团在科研层面的投入是坚定的,我们的科研中心和国家重点实验室不光肩负企业研发的任务,更已承担了世界级生命科学课题的研究任务,这种坚持让企业的创新发展充满无限可能。”钟虹光说。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轻工企管网”的作品,其版权属于中国轻工企管网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轻工企管网”。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